好书推荐:超能导游 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 道家祖师张阳阳阳 同妻夫人 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 当医生开了外挂 娇妻失忆千百遍 凤挽苍澜:至尊大小姐 穿越火线之一枪飙血 改变 

青鹰之别2

小说:文韬舞悦 作者:独木成霖 时间: 分类: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芊海,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与芊海跑完后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其实我已经接受了,虽然我依然很蒙,但是我不想再问了,或许那时的我觉得日子还长以后有的时间。

    “睡吧,以后叫我千郁,从此再无慕容芊海”芊海拉上帘子低声扔给这么一句话。

    好一个再无慕容芊海,我的心抽搐一下的疼,看着帘后芊海的影子,好像与芊海不曾这般近过,不知该悲伤还是该欣喜。我却愿意全全接受。

    就这样我和芊海在这个鬼地方混了下来,我给自己起了名字:千悦,你千般郁郁那我就千般喜悦。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鬼地方叫青鹰,整个清朝唯一一所暗训抢技的地方,外面的人听闻者寥寥,知情者不是被暗杀就是死了不肯详说的地方。当然本小姐是不懂得其中分寸的。

    ……

    “千悦!你个臭丫头,给我滚出来!”下午十分趁着阳光正好我在房间小憩突的听到肖刻的嘶吼,惊的一下坐了起来。

    我蹑手蹑脚拉开帘子“喂,是肖疯子吗”我问正在看书的芊海。

    “恩”芊海头不抬。

    “这个肖疯子,不知道捉我受什么酷刑去”完了定是肖刻发现抢库里本小姐的杰作了,谁让你天天逼着我练抢,本小姐杀不得生的,那玩意手指勾一勾命就呜呼了好吗,委实残忍。

    “芊海,一会你就说我在猎场练习,拜托,我先行告退”我灵机一动还是跑为上策,这三年多来枪法本小姐不精,但是逃跑的功力倒是纯火炉青。说时迟那时快,我从后窗翻了出去。

    “千悦!你个臭丫头,越发能耐,竟敢到枪库捣乱!”肖刻推开房门,不见那小丫头身影,火气蹭蹭直冒。

    “千郁,那丫头呢”肖刻质问这位专心看书的“公子”,要说千悦那丫头气人,这冷面公子更甚一筹,自从那日这小子执意要带着丫头进青鹰,他的原则就节节败退,那丫头没有一日消停过,次次千郁都是一副“你想怎样,我就是不表态允许你处置她”的冷态度,纵容!真是活活气出内伤。

    “我!问!你!千悦呢!”肖刻急了。

    “不在!”芊海终于抬头看着肖刻。

    “去哪了”肖刻无奈,谁让自己惜才呢。

    “去猎场,练枪”。芊海平静回答。

    “胡诌!我刚才找了一圈,猎场根本没有她千悦的影子”!肖刻是个较真的人。

    “那你有本事抓到她,问来一问不就清楚了”舞悦想跑无人抓的住,这一年多舞悦闯了无数次祸,肖刻翻来覆去就是抓不见舞悦身影,肖刻在厨房,舞悦就溜到后山,肖刻寻到后山舞悦又躲到房间里睡大觉,总之两人就像围绕青鹰跑圈,舞悦一直在肖刻后头,而肖刻从不懂得回头。不出几日肖刻烦了,懒得找了忘了,舞悦又卖乖出现在训练队伍中,乖乖训练,也是每每这时舞悦才最刻苦。

    “你……”又来这招!肖刻真是气恼,本来想着那丫头聪明伶俐,加上千郁名列前茅也不打紧,但想起枪库那一幕真是忍不得,今日定要治治那泼猴。

    “慕容芊海,你要护她到几时”肖刻对着芊海大喊,心中也是万分滋味。

    慕容芊海!这个人早已不复存在,只有舞悦在,自己才知道自己是谁。他痛恨慕容这个姓氏!痛恨至极!过去种种在芊海眼前略过:儿时的独孤隐忍、母亲的耻辱、慕容熙的死、那不堪的真相、还有那软弱至极的父亲……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护她几时”!一切爆发出来,芊海低吼,他的确对未来不知所以,更不清楚还能护舞悦到什么时候,他倒是想永生永世护她文舞悦周全!

    肖刻愣住,自己对芊海有着难以言说的感情,他像极了那张楚楚可怜的脸,生死垂危之际得她相救,感她恩情,日久生情后等来的确实她的遗言。罢了……

    芊海看得到肖刻的眼里的火被忧伤熄灭,终是肖刻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收留舞悦,包容她的胡闹,他怎会不认这番。

    “我是千郁……”芊海闭上眼睛无力看他。肖刻清楚自己的过去,比舞悦更熟知那些黑暗的源处,所以他不愿面对肖刻,更不愿以慕容芊海来面对他。

    肖刻或许是明白了,或许是不愿再争执了,默默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停下。“下月初十,青鹰三年一次大考,若舞悦不合格,就免不了除名,除名的代价要么是销毁记忆,要么是毁尸灭迹,你自己选吧”……

    肖刻走后,慕容芊海望着这个小屋,三年,这三年没有族规没有阴暗只有舞悦痴痴的笑声、只有舞悦耍赖捣蛋鬼精灵的小脸,舞悦,我愿你平安,也不愿你忘记这里……

    舞悦在猎场装腔作势了一下午,竟没有一点肖疯子来的迹象,便无趣扔了抢到别处耍耍。于是舞悦玩闹到晚上,回到房间,看着灯还亮着,嘻嘻芊海还在等我,无论自己闯多大祸,玩到多晚这三年来芊海总会如这盏灯一般亮在那处等着自己回来。舞悦吐吐舌头后,老老实实关上房门。

    “嘻嘻……芊海,肖疯子没为难你吧”舞悦试探着。

    芊海看着身穿男装的舞悦,裤腿磨破了,定是又爬山摘果子吃了,看这小花脸也定是摔了跤。这些年舞悦跟着自己是吃了苦头。

    “饿了吗”芊海柔声问到。

    “你给我拿吃食了?”顿时舞悦就欢呼雀跃了,哈哈,可不是饿了,那果子个太小,还没吃够就摔了下来,还好本小姐命大。

    芊海摇头,眼前这个野丫头哪里还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芊海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馒头递给舞悦。

    哈哈果然是这样,芊海每次留饭,准会在馒头里夹着菜,省地又便于携带,真想像不到芊海这副冷面样子是怎么个偷拿吃食的。

    “笑什么!还不快吃了!你什么时候少些给我闯祸!”芊海看着这般开心的舞悦忍不住训斥她,自己很喜欢训她时她乖乖听话的样子,舞悦的眼睛如星搬明亮,嘴角弯弯,清秀的小脸却总是透着一种鬼灵精怪的模样,让芊海哭笑不得。下午肖刻的话又回荡在芊海耳边“要么销毁记忆、要么毁尸灭迹”……

    “吃完马上拉上帘子睡吧,明日寅时起床随我去训练,不得偷懒耍赖,不然我把你送出去!”芊海发狠。

    送走?芊海要送我走?初来时芊海曾说过有机会就将自己送出去。可如今听来怎得这般害怕,不!死也不肯离开这,舞悦把剩下的馒头一把塞到嘴里,滴溜一下钻到被子里。“我吃完了,现在就睡着了”

    唉……你何时能长大,慕容芊海的嘴边泛起淡淡的笑容,起身拉上帘子,听到舞悦的呼噜声后才安心睡去,舞悦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

青鹰之别2https://www.ftkydq.com/58_584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