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超能导游 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 道家祖师张阳阳阳 同妻夫人 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 当医生开了外挂 娇妻失忆千百遍 凤挽苍澜:至尊大小姐 穿越火线之一枪飙血 改变 

Passage 6 盛夏蝉鸣(一)

小说: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 作者:眽上花开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你有没有在最孤立无援的时候,因为一个人朝你伸出一只手,你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他的脸而喜欢上他?

    苏可有过。

    那是在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教室里坏了的空调伫立在偏僻的一隅,它依旧发出阵阵嗡嗡的噪音,却无法制冷。

    酷暑难耐,暴露在烈日下正在军训的学生们个个汗流浃背。新来的女教官握着不知道从哪里折下来的柳条调整学生的站姿。

    苏可站在队伍中间,头顶几乎要灼穿皮肤的阳光直射下来,脚下是滚烫的水泥地面。所有人都在盼望着休息,尽管只有短短十分钟,但这十分钟对苏可来说却是说不出口的煎熬。她没有能在一起闲聊的人,也没有能互相递纸巾的人。

    在别人的眼中,她太过闭塞,太过收缩。新分的宿舍里住着四个人,每晚唯有他们宿舍最令值班老师头疼,搅得整个楼层天翻地覆,不得安宁。

    刚上高中的女孩子,话题总是特别多,天南海北,各路明星,校园八卦,她们什么都聊。有人在门口贴了一张EXO的海报,天天对着那幅海报犯花痴。渐渐地,整个宿舍都网购了EXO的各种周边。但这里说的整个宿舍,不包括苏可。

    她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愿意多说,也不主动跟其他女生结伴。不是不敢,是真的不愿意。从内心深处,那股对友谊两个字赤,裸,裸的恶心感自始至终都没有消散过。她越是在意,这股恶心感就越是强烈,越是避无可避。

    所以,自愿分桌的时候,不会有人来主动找她,她坐在教室第一排靠窗的位置。只有自己一个人。白天军训,晚上回来在座位上自习时,偶尔能看到窗外的世界,灯火通明。

    她第一次萌生一种想法,逃课。只为了坐在末班车上,看着城市的夜景和愈渐模糊的天际线放空自己。

    但那也只是想想,她不会这么做。来这个学校之前,已经跟父亲保证好了,绝不惹事,顺利毕业。这是他对她唯一的期望了。他甚至没有说类似于好好学习这种话,因为在他眼里,她多年来的学习状态已经达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军训七天,确实难熬,但她能浑浑噩噩地度过每一天。即使是这样的浑浑噩噩,她也觉得没什么不好的。

    很快,七天过去,班级排课,重新安排座位。

    “第一排怎么能有空位呢?这多不好看啊!”说话的男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张老师,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实则背地里喜欢抽烟骂学生,被他教过的学生给他起外号,叫大烟鬼。

    张老师清清嗓子,他身上是淡淡的烟草味,“有谁愿意做到第一排?咱们第一排不能空出来啊。”

    教室里雅雀无声。

    他也不尴尬,教书多年,对这种情况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敲着苏可的桌子,开玩笑说:“看来咱们班的同学们都比较羞涩啊,不管男同学女同学都是偏向于这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

    还是没人搭理他。大烟鬼叹了口气,空气里的烟味更加浓烈了。他低下头,声音极其温柔地对苏可说:“要不你去后边吧,最后一排怎么样,我让第二排挪到前面去,你自已一个人一张桌子摆在前面也不太合适,太不整齐了。”

    “不想去后面,我想认真听课。”放屁,她自嘲着,分明是在说瞎话。不想去后面,只想坐在前面。不用回头,不用看到后面人的脸。这样还能多一些安全感。

    大烟鬼说话温柔,脾气却十分不友善:“苏可,我这儿你们美术老师都对接了,你是特招进来的吧,别说别的科,就我这语文中考120,你就考了78?”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差生突然说要好好学习,第一反应绝对不是相信和激动,而是怀疑。

    他尽量压低声音,但总会有人听到。比如坐在苏可后面同宿舍的李嘉和赵欣悦。

    她低着头,继续扯谎:“坐在后面我看不清,眼镜度数八百。”

    其实只有二百,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又在满嘴跑火车了。

    大烟鬼不说话,全班突然静下来。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靠窗的苏可和老师。

    “那你说你想怎么办苏可?”

    “就坐在这里。”

    “你坐在这里是要扣除咱们班的卫生分的,还有整洁度这块儿也有影响。”

    “我不想去后面!”她提高音量,这次没有找借口和理由,直接把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少拿集体压我,为什么别人能坐在前面我就不能呢?”

    “你这姑娘怎么怎么任性啊?”

    苏可本想反击,一道洪亮的声音从教室最后面传了过来。

    “老师,我去第一排,我和她坐一起!”

    全班所有人的头齐刷刷地偏向坐在教室最后的陆向南。苏可懒得回头看,她连班上的人叫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打算高中忘记过去,来个崭新的开始。

    那人……那个说要跟她坐在一起的人,是在开玩笑吧,她根本就不认识他。

    她以为自己内心毫无波澜,可以用称之为任性的外衣将所有的委屈和不快包裹地严严实实。

    直到那人走过来,轻微的脚步声,带起轻微的风,拉开椅子,在她身边坐下。

    在这之前,她甚至没有仔细看过他的脸,没有认真听过他的声音。坐他的在旁边,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和不自然。

    尽管不自然,但从那一刻起,她好像已经无意识地把这幅场景定格在那个有着蝉鸣的盛夏。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高中和以后的人生一直都要阴暗下去,直到她遇到陆向南。那个喜欢穿着衬衫的男孩子,他总是有很多大道理,唠叨没完的时候也不忘带上两句有关航模制作的话题。苏可听不懂,却拼尽全力地理解,他上课坐正坐直,她也跟着坐正坐直。他举手发言,她也大胆尝试,虽然说得都不对,次次被老师嫌弃。

    她一直都记得,是从陆向南坐在她旁边的那天起,她的高中生活才正式拉开帷幕。


Passage 6 盛夏蝉鸣(一)https://www.ftkydq.com/61_61036/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