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超能导游 穿越火线之一枪飙血 白槿兮程然 最强小农民唐昊秦香怡凌薇 当医生开了外挂 足球之超级训练本 流水情 妖兽丹神 魔法走私者 武侠世界氪金系统 

第十八章 彻底逃离

小说:太子皇叔有喜了 作者:春红卷月 时间: 分类: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太子,皇上病危了,你快点过去看看吧。”太监从外面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道。
  “什么,皇爷爷病危了。”他一听太监说完就立马向皇上的寝宫跑了过去。
  到了之后发现太监跪了一地,他赶忙跑到皇爷爷身边,他的皇爷爷已经病的很严重了,好像感觉到他的皇孙过来了,他用力的挣来双眼,看着自己少年的孙子。
  “皇爷爷,你醒了,太好了。”
  “孩子,朕可能大限到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生死有命,他反而觉得解脱了,终于可以去找他了,他想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见他了。
  “皇爷爷,你会没事的,我叫太医过来看你。”他拉着他的手说道。
  “不必了,孩子,朕死后,你将朕和他合葬在一起,朕等了那么多年了,终于可以见他了。”
  “我答应你,皇爷爷,你放心吧。”生死同穴,皇爷爷的遗愿他一定会为他完成的。
  “星辰,你怪朕吗。”他又何尝不懂这个孩子的感受,星辰在感情方面很像自己,喜欢上了就很难放手。
  “我不怪皇爷爷。”他怎么会不懂皇爷爷的苦心,不过他不会为了这些世俗的事情放弃自己的爱人,他压根不在乎这些东西。
  “朕问你,朕大去之后,你会放弃花玉溪吗。”他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不会,我也不会去娶别的女人,我这辈子只要他一个足已。”他看着他苍老病重的皇爷爷,坚定的说道。
  “好,朕既然阻止不了,朕会帮你完成这个心愿,就当这是朕临走之前送你的最后一样礼物。世人如果要怪罪,皇爷爷替你担着。”其实他当初又何尝忍心让自己的孙子背负着世人的嘲笑和骂名,这一切让他来背负。
  “来人。”他微弱的叫了一声。
  “皇上有何吩咐。”照顾他的看太监答道。
  “将朕立的私立的遗旨封锁在神台之上,半年之后由太子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宣读,如果有任何人反对或者破坏,斩立决,无论是谁。太子年幼,朕太去之后太子半年之内不成得成亲纳妃,必须为朕守孝半年。”他咳速着用力的将话说完,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皇爷爷,皇爷爷。”太子哭着叫他,但是他的皇爷爷再也听不见了,他的皇爷爷终究是爱他的,虽然之前威胁他不许和花玉溪在一起,但是临死之时却留下他不得成亲纳妃的圣旨,他很清楚这是皇爷爷对他的爱呀。他同意他和花玉溪在一起了。
  皇上大去之后,南星辰忙着处理皇爷爷的丧事,所以这段时间他也并没有时间去花玉溪,他原本想着等登基之后。按照皇爷爷所说的半年之后再和花玉溪成亲。可是往往事情并不像他想的这样简单。
  “太子,恭亲王求见。”南星辰正忙的不可开交了,花玉溪却过来见他。
  “宣。”
  “是。”
  “你今天怎么过来了,不是和我说身体不舒服吗。”他抬头看着他温柔的笑道。南星辰放下手上的折子,站起来将他拉到自己的腿上坐好。
  “我想你了,就想过来看看你在做什么。”他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
  “我在忙事情,等明天我就要正式登基,到时候你和我一起,我想要你看着我登基为帝,等我为皇爷爷守丧半年之期一过,我们就成亲。”他低头在他额头印下一吻,心里又高兴又幸福的。
  “好,半年之后,我们就成亲,再也不分开。”他笑着回道。
  花玉溪抓住太子的手,将他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面,让他摸着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其实他今天是来告别,明天就要离开了,也许永远都不会再见了,他会从这个世界上面消失,再也不会存在。
  想着他不由的落泪了,南星辰低头吻掉他脸上的泪水,“怎么哭了,玉溪。”
  “星辰,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我曾经以为自己不喜欢你,也认为自己和你再一起也是因为一些目的才做的,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才知道我是爱你的,甚至比我想象的更加喜欢你。”
  “玉溪,谢谢你和我说的这些话,我很高兴。能够亲耳可以听到你对我的爱。”他真的觉得很快乐,很幸福。
  “星辰,现在也晚了,你都熬了好几天没有休息了,你别忙了,早点休息。”他关心的说。
  “好。你陪我一起。”他一把抱起花玉溪往外面的偏殿休息的地方走去。等他抱着花玉溪到了床上之后。
  花玉溪一把抱住他的肩膀,反身将他压在身下。
  “玉溪。”他不解的看他。
  花玉溪低头吻住他的唇,主动而又深情的吻着,突然南星辰觉得好像有颗药顺着他唇慢慢的进入他的嘴里,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花玉溪已经用舌头将那药推入了他的喉咙深处,他被迫咽了下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
  “毒药。”花玉溪答道。
  “好,毒药是吗,如果要死就让我死在你身体里面算了。”他反身将花玉溪压在身下,低头吻住他的雪白的脖子,顺着他的脖子一路往下,留下一路吻痕。他拉来他身上的衣服,温柔的在他的胸口亲吻着,舔咬着。
  另外一只手慢慢的伸进他的裤子里面,伸进他的大腿内侧。花玉溪下意识的夹紧双腿,阻止他的侵犯。
  “玉溪,给我,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爱你。”他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甚至咬着他的耳垂。
  花玉溪伸吸一口气,湿漉漉的双眼抬头看他,“你轻点,小心别压着我肚子。”
  “我会的,你放心。”也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这段时间花玉溪每次做的时候都害怕的提醒他,有的时间他都有种错觉,好像他肚子里面有个宝贝,不能压着。
  花玉溪得到他的保证,慢慢的张来双腿,配合着他让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退掉,当两人坦诚相见时,南星辰并没有像以前这样急色的对他,而且慢慢的啃咬着胸口的两点,然后他低头轻轻的吻着他肚子。认真又细致的吻着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玉溪,你的肚子又比以前大一些了,都有肥肉了。不过我喜欢,有的时候我都有种错觉,这里面好像有个孩子一样。”他开玩笑的说着。
  花玉溪整个人的身子都僵了一下,颤抖的问道,“如果里面真的有个孩子,你会害怕吗。”毕竟男人生子这样的事情让人闻所未闻,他会害怕也正常的。
  “我怎么会害怕,我是多么希望我们有个孩子。”
  “我会给你一个孩子的,一个属于你我的孩子。”他感动的说,双眼不自然的流出泪水。
  “傻瓜,你哭什么。” 南星辰吻去他眼角的泪水,温柔而又细腻的占有着他。
  花玉溪紧紧的抱着他,忍不住的落泪,他会保护好这个孩子的,让他平安的出生,健康的活着。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花玉溪侧着头,看着抱着自己睡觉的少年,他总是这样,几乎每次睡觉都要把他抱在怀里才安心,生怕他跑了。
  突然,从外面走来一个小太监,轻声的对着床上睡觉的花玉溪叫到,“王爷,一切都准备好了。”
  花玉溪从他怀里轻轻的挣脱出来,低头看了他一眼,在他唇上轻轻的印下一个吻,“星辰,永别了,我爱你。”他尽量忍住眼角的泪水,不让自己可以哭出来。
  花玉溪离开之后,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南星辰的眼里也同样流出了泪水,如果你仔细听,几乎可以听到他一声声的呼唤玉溪,别走,可惜花玉溪看不到了,也压根不可能听到。
  只见天未亮的时候有辆马车偷偷的出城了,马车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了黑夜里。
  
  

第十八章 彻底逃离https://www.ftkydq.com/75_7526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