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超能导游 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 道家祖师张阳阳阳 都市透视小神医庞风张贵晴 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同妻夫人 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 超绝萌爸 弑神之王 电影世界逍遥行 

第四十章 假装无情

小说:太子皇叔有喜了 作者:春红卷月 时间: 分类: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皇上,不可,外面寒气太重了。”叶青一听立刻出言维护,虽然他知道这些黑衣人的到来和花玉溪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他还是不能见到皇上如此惩罚花玉溪。
  “怎么。连你也想违抗我的命令。”看来之前他真是是小看花玉溪了,想不到对他忠心耿耿的叶青明知一切是花玉溪所为,还出言维护他。
  “臣不敢,如果皇上一定要恭亲王在院外待一个晚上,臣愿意一起。”他知道南星辰现在很愤怒生气,不过既然星辰失去记忆,那么唯有他来保护花玉溪,他不想星辰在记得和花玉溪的感情之后,为了今天所做的事情后悔难受。
  “不必,皇上要惩罚我一个我没有任何意见,只是在外面庭院待一个晚上罢了。”花玉溪一说完就主动走到外面的院落,刚好外面天气灰蒙蒙的,风声很大,而且有要下雨的迹象。
  南星辰见花玉溪走了出来,心里说不出来的更加生气,原本他说的只是气话,花玉溪的身子,在外面吹一夜冷风,还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心里担心,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刚才我们一时不慎,让公主受惊了,等会我会叫人安排房间,公主请稍作休息。”他对着霜晴温和有礼的说道,语气和刚才简直有天差地别。
  “刚才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霜晴激动的说着,她那个时候真的很害怕,还以为南星辰认不得自己,就在他以为自己快死的时候,南星辰又一次救了自己,就和之前他第一次来蜀国被人抓了害怕的心里一样。
  “不用,救你是我的本分。天气不早了,公主早些歇息吧。”他安排好了霜晴的住处之后,走到外面的庭院门口,手上拿了件厚重的白色袍子,他刚想将手上面的衣服给花玉溪送过去,将他带回房间,只见他还在暗处没有出来。
  月霜桦同样拿了件衣服过来,披在花玉溪的肩膀上面,“你怎么来了。”花玉溪惊讶的问道。
  “我怎么不能来,我是青国的皇子,不受南星辰的控制,玉溪,我们回房间吧,天气这么冷,又要下雨了,你身子不好,怎么可以在这里吹冷风了。”月霜桦边说边帮助他把衣服的扣子系上。
  “不必了,我犯了错,皇上惩罚我是应该的。”
  “玉溪,你怪南星辰吗,他这样对你,你毕竟是他的皇叔。”月霜桦担忧心痛的看着他说道。
  “我怎么会怪他了,他是蜀国的皇帝,我只是一个阶下囚罢了,他要惩罚我我能反抗吗。再说我和南星辰只是叔侄关系,当初我一心想要谋求皇位,但是求而不得,反倒被他所得,恨还差不多。”他冷笑着说着。
  “玉溪,这是你的真心话,你不是···”月霜桦还想在说一些话,却被花玉溪打断。
  “我其实从始至终都在利用和谋求南星辰的位置,直到求而不得,我不得不走到离开蜀国,在你的帮助下,后面我主动联系上箫轩峰,原本以为可以帮助他夺得青国驸马之位,他答应我可以封我为金国永安候,最高爵位,除了皇帝之位,可谓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只可以又被南星辰所破坏了。”他冷心冷语的说道,话语里面的无情和冷漠让南星辰觉得比这夜里的天气还有寒冷,原来花玉溪是因为害怕自己会谋害他,才离开蜀国的,他竟然傻傻的以为花玉溪的离开肯定有什么苦衷,
  他生气得丢下袍子转身就走,在他离开之后,花玉溪看着他的背影,眼里面忍不住的蓄满了泪水,连月霜桦也忍不住悲伤。
  “玉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明知道南星辰哪怕不记得你,他还是爱你的,你为什么要这样用言语践踏他对你的爱情。让他误会你。”月霜桦有的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花也许要这样折磨自己,折磨南星辰。
  “我有我的苦衷,霜桦,你这次一定要帮我,只有他越恨我,才越好。”
  “玉溪,你这样何苦。”
  “霜桦,我不能告诉你原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还有三个月就要死了,不管有没有箫轩峰的解药,我都活不成了,我宁可他恨我,怨我,也不想他爱我,想我,一辈子活在思念之中。”他不想让南星辰再受一次和他皇爷爷一样的折磨。他必须狠心绝情。
  “好,我帮你,如果这是你临死之前的心愿,我一定会帮你达成。”月霜桦忍住悲伤,回复道。
  “谢谢你。”
  “你我之间,何必言谢。”月霜桦叹气的说道。
  南星辰虽然心里为了花玉溪的话气恼,不过还是叫叶青将花玉溪带了房间,并且暗中叮嘱叶青让人准备了姜汤,怕花玉溪因为吹了冷风而生病。晚上等花玉溪睡熟了之后,他又暗中偷偷的潜进花玉溪的房间,见花玉溪躺在床上睡得正熟。
  他伸手摸着花玉溪胖胖的脸颊,“花玉溪,我不管你今天那番话什么意思,哪怕你真的想要谋求我的皇位,是个彻彻底底的混蛋,我的心里却怎么样也舍弃不了你。”他低头在花玉溪的额头上面印下一个亲吻,躺在 花玉溪的身边将他轻轻的拦在怀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晚上经常睡不着,直到找到花玉溪,将他紧紧的抱着怀里,他才可以安睡。
  他知道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这是不伦,他们是叔侄,而且这个皇叔还一心一意的算计着自己,长得又胖,身材变形的厉害,可是即使这样,他也忍受不住自己对他的欲望。他不在乎自己的喜欢上一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是花玉溪,他就怎么也想不通了。
  第二天一大早,花玉溪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一片安静,为什么会有种错觉,这两天晚上都有人抱着自己睡觉,不过早上起来却见不到任何人出现。床上依旧只有他一个人,难道是自己产生幻觉了不成。
  他起来穿好衣服之后,叶青和他们正在外面准备,吃过早饭就出发,不过南星辰和月霜桦和霜晴坐在一起,正眼都没有看花玉溪一眼,叶青见花玉溪出来,正想准备带花玉溪和他们一桌吃早饭,却被南星辰冷冷的说道,“花玉溪是罪犯之身,怎么可以和他们同桌吃饭。”花玉溪也不生气,主动坐在旁边的另外没有人的桌子上面,让小二上了些清淡的早餐,一个人慢慢吃了起来。
  南星辰见他那不怒不气得样子心里更加起火,这个花玉溪是故意的,他明明知道如果自己把他当初阶下囚,怎么会让他一个人住那么好的房间,哪怕他设计派人来暗杀他们,也就是说气话一样的让他去院子里面站一个晚上,没过多久时间自己害怕他冷着冻着,又叫叶青接他回房间,还叫人顿了姜汤,给他驱寒,自己昨天晚上抱着他睡觉,很是害怕担心他会因为吹了点冷风而生病,抱着他几乎一夜没有合眼。这个男人却这样没心没肺的故意刺激他。
  他将筷子往桌子上面一放,起身站起来说道,我吃好了,就自己独自出去上了马车上面。等他们一起 回去。月霜桦和叶青面面相觑,又同时看了一眼花玉溪,只见花玉溪再哪里吃的正香,一点没有没有受影响的样子。南星辰被花玉溪气得早饭都没有吃几口,花玉溪非但没有关心,反而自己吃的正香。
  霜晴见他们眼神怪异,不知道他们再搞什么名堂,南星辰原本昨天晚上是想遣送他回国的,但是不知道今天早上又说,可以让他和哥哥一起去蜀国,不过必须隐藏身份,说是青国来的婢女。
  南星辰在车上等了一会,并没有见花玉溪上马车,反倒是霜晴和月霜桦一起上了他的马车,他冷着眼看月霜桦,不知道他是何意意思,还有叶青,怎么可以让花玉溪坐后面那辆马车。他心里气愤怒,可是表面并没有表露出半点不悦之前,反倒是和霜晴公主说一些见闻,和月霜桦谈一些国家大事,好像花玉溪并没有在他心里多重要一样。
  “你说皇上他和霜晴公主在马车里面坐什么,虽然他哥哥在哪里面,不过毕竟未婚夫妻,恭亲王就没有什么想法吗。”叶青给花玉溪倒了一杯热茶道他杯子里面,见悠闲看书的花玉溪,他自己都有些憋不住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如今和南星辰没有任何关系,他和霜晴公主提前培养一下感情不是坏事,总比成亲之后再培养来的好些。”花玉溪淡淡的说道,心里没有半点不高兴之前,反到是觉得很平常。
  “你不吃醋不气愤,怎么说你们半年前。”叶青欲言又止,实在是不懂恭亲王到底在想些什么。
  “半年前我是有的不得已的苦衷才委身在南星辰的身下,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我用了重金买了药让南星辰忘记我们之间的感情,不过只是因为我不喜欢男人罢了,自始至终,都是南星辰一厢情愿,我对他并没有任何感情,叶青,我劝你最好收起你哪点小心思,现在这样对我对他都好。”花玉溪云淡风轻的说着,好像这段感情一样经历不了挫折。
  “花玉溪,你说的是真的,你对星辰当真。”他不信,这怎么可能,花玉溪不喜欢南星辰。
  “自然当真的,我怎么会喜欢男人。我当时了毒,只有和男人交和才可以解毒,我当时选择南星辰,不过是因为我之所以有哪样的后果,是拜他所赐,既然要解毒,为什么不应该是他帮我解毒了,不过我没有想他,他小小年纪这样经不得诱惑,不过几次罢了,竟然对我这样欲罢不能,和他皇爷爷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嘲笑着说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无情和嘲笑。
  叶青一听心里就来火了,他抓住花玉溪胸前的衣襟,气愤的说道,“花玉溪,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不知道,哪怕皇上忘记你了,他花了多少心里去寻找你,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去城墙哪里远眺,只是为了可以早日见到你。皇上虽然在蜀国上面贴满了你的画像,却告诉所有的人必须要将你毫发无损的带回了。不得伤及分豪。”他心里愤怒至极,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这一切都是在利用罢了。他还以为花玉溪有什么苦衷,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
  “想不到他忘记我了还对我这样痴迷,真是可笑至极。”
  “花玉溪,你这样的人配不上皇上,从一开始,我就说你更本不应该和皇上在一起的,我不会在帮你了,你最好记得你今天的话,不要在和皇上有什么过多的接触。”
  “自然,我求之不得。”花玉溪闭上双眼,假装闭目休息,他不敢睁开眼睛,怕自己的的泪水会忍不住流出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南星辰如此的珍爱自己,即使失忆也依旧爱着自己。这个傻瓜,他为什么不将他完完全全把自己忘记彻底就好了。
  
  

第四十章 假装无情https://www.ftkydq.com/75_7526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