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超能导游 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 道家祖师张阳阳阳 同妻夫人 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 剑影云波 当医生开了外挂 仙医帝妃 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快穿:幕后boss太会撩 

第五章 选妃

小说:太子皇叔有喜了 作者:春红卷月 时间: 分类: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皇叔还真是有心了,连我的人生大事也这样关心。”他起身随手抽起手上的一副画打开一看,漂亮的容颜上面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直直的盯着花玉溪。
  “太子觉得如何。”花玉溪急切的问道,这是太千调万选的美女,应该可以入的了皇上的法眼吧。
  “你就拿这样庸脂俗粉来搪塞我,皇叔。”他把画丢到桌上,他实在不太明白一个天天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给自己的男人选妃子的,他心里很是愤怒和生气,他不爱花玉溪,但是却不准许他这样轻看自己。
  “那我在去换一批。”
  “不必,我的终身大事我自己会处理,皇叔未免太过操心了。”太子平时是喜怒哀乐不容于色的,今天怒气冲突的太子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就连叶青也狐疑的看着太子,不明白的的愤怒从而而立。不喜欢不娶就是了。
  “我懂了,是我逾越了。”他卑恭的说道。
  “皇叔,你留下,其他的人都退下,我有话和皇叔单独说。”他扫了一眼花玉溪,走回宽大的位子上面坐好。
  “是,臣告退。”叶青和礼部尚书人都精明的很,见太子生气了,立马拔腿就跑,生怕走慢了变成炮灰。
  他静静的看他花玉溪一会,花玉溪背挺的直直的,站在哪里不动。
  “过来。”他不悦的说道。
  花玉溪不情愿的走到他身边,立刻被盛怒之下的太子殿下拉入了怀中,花玉溪僵直的坐在他的腿上,不敢乱动。
  “皇叔,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了。”他伸手挽住他手上的一撮头发,冷冷的问道。
  南星辰看他雪白的脖颈,用力的在他脖子上面肯咬吸允着。花玉溪用力的推他,“不要这样,会有痕迹的。”他害怕的说道,他平时还要上朝的,如果脖子上面有这些痕迹怎么说的过去。
  南星辰听他这样说反而没有停手,反而更加过分将手伸到他的衣服里面到处乱摸,直到他雪白的脖子上面是连片的吻痕了,他才放开他。
  “你可以走了,皇叔。”他放开他邪邪的笑道。
  花玉溪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了,他想过太子殿下大发脾气,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这等下怎么出去,明天还要上朝了。无奈之下他只能用头发竟然遮住一点痕迹,立刻马上就走。
  他走的飞快,眼看就要出了太子的宫殿,却被在外面没有走准备看笑话的叶青拦住了。
  “这不是恭亲王吗,走的这么急做什么。”叶青伸开双臂挡在他面前,调笑的问道。
  “我有事,要回去了,叶尚书请让开。”他低着头,生怕叶青看到他脖子上面的痕迹。不过他越是躲避叶青反而更要看个清楚。他强迫花玉溪抬起头,只见花玉溪白净的脸上立刻变的通红,脖子上面满是吻痕,成片成片的,可是制造痕迹的人是多么的霸道和强烈的占有欲。不对呀,他脖子上面的吻痕,明明刚才只有他和太子在里面,难道是太子殿下。他立刻觉得自己真相了,但是这不可能,这不和常理呀。
  花玉溪见他发呆的时候立刻推开他就飞快的走了。只留下在发呆的叶青。叶青激动的跑到御书房,见南星辰正在哪里看书。
  南星辰抬头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见他双眼发直的盯着他,想到刚才皇叔出去,再加上叶青的神情,大概猜到一二了。
  “有什么事情。”?
  “你和恭亲王是怎么回事,他脖子上面的痕迹是…”他吓着大叫着说。
  “我咬的。”南星辰放下书,很淡定的回答,对于叶青,他压根不想隐瞒。
  “你疯了,他是你皇叔,你们这是**。”他不敢质疑的看着一脸平淡的南星辰,无欲无求的倾国倾城的太子殿下竟然和花玉溪是那种关系。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他是男人,而且比你大十几岁。”
  “我知道。”
  “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他勾引你的对吗。”他不信太子殿下主动会和他有牵扯,肯定是那个老男人勾引南星辰的。
  “十几天前,准确的说是我去赴他约的时候他在我酒里下了药。”不然他也不会去碰他,虽然是被他强迫开始这段不伦的关系,不过现在他却不想停下来了,对于征服一个比自己大能力和自己差不多的男人让他有很大的成就感和迷恋感。花玉溪就像是罂粟花,虽然当时可以缓解,不过吃多了真的会上瘾,让他有点停不下来了。
  “星辰,你是太子,不能和一个男人搅和在一起,何况你的身份特殊,身份上面他又是你的长辈,你们这样肯定是不行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孤高自赏的太子殿下会变成这样,和一个又老还贪恋权势的男人在一起。
  “我自有我的打算,花玉溪既然选择用那样卑鄙的方式开始,就该想到我南星辰不是这样好打发的。”想拿一群女人来搪塞自己,根本就不可能。都说请佛容易送佛难,爬床容易下床难。
  “你认真的,星辰。”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好友是真的陷进去了,难道是遗传不好,皇上钟爱男人是花玉溪的义父。太子又和花玉溪一起,难道这两爷孙注意要佘在这父子手上不成。
  “嗯。”至少他现在是不想放手,除非他不想要花玉溪,如果他想抽身离开,压根就不可能。
  “星辰,你在这样下去不怕布你皇上的后尘。”为了个男人要死要活的,那个男人死了皇上也无心政事,当真痴情的很。
  “我不会布他的后尘,他留不住的人我肯定会想办法留住。”哪怕用尽手段,他也在所不惜。他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对花玉溪的感情,只是现在每天晚上要搂着他才踏实。太子殿下从小孤独一个,所以也养成了他这样冷情冷心的性格,花玉溪就像一股清流跑到他干枯的心里。让他既厌恶又舍不得放开。
  
  

第五章 选妃https://www.ftkydq.com/75_752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