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超能导游 元尊 最强屠龙系统(龙血战皇) 最强屠龙系统 绝品邪少 快穿之总有男神想黑化 超级兵王叶谦 重生之最强剑神 仙魔同修叶小川云乞幽 最强神医混都市 

第六十章 身败名裂

小说:仙恋之双生劫 作者:潇潇亦铭铭 时间: 分类: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皇宫。

    “陛下。”段侯爷站在紫宸殿的殿门外,两个金刚大圆满的高手伸手拦住。大明宫能进,可这紫宸殿,他万应侯就只能乖乖在外面等着了。

    “爱卿请进。”殿内传来威严的声音。

    “你瞅瞅,拦我干嘛?我还不是进去了?”段侯爷看着这两个守门的高手。

    两位金刚大圆满的守门人面无表情。

    “倒是吱一声啊。”段侯爷笑了,拍了拍两人的肩。

    两位继续面无表情,目视前方。

    “那我可是要刺杀你们皇上喽,剑一,剑二。”段侯爷长吁一声,哈哈大笑起来。

    “你敢。”二人低声喝道,手中短匕幽黑色光芒一闪,已经架在了段侯爷的脖子上,随后另一只手同时伸向段侯爷命门,欲做擒拿之势。

    “你们玩真的啊,那我也……”

    “好了,段平,你别闹了,就欺负我这两个属下,叫我赵恒老脸往哪搁。”皇帝无奈道。

    “就是一根筋。”段平吹了吹匕首。

    “好了,无事不登紫宸殿,找我何事?”

    “需密谈。”段侯爷压低了声音。

    “什么事情,需要密谈?”皇帝惊奇了。

    “你,还有你,可以守门了。段侯救我之命,不会害我的。”

    剑一,剑二乖乖关上了门。

    “入屏风谈。”段侯爷思虑再三,又说。

    “嗯?”皇帝赵恒一愣。

    “哎呀,重要的事。”

    “好。”赵恒一挥手,一道光圈浮现,将二人笼罩在内。

    “我这次来,是想问公主嫁娶之事。”段侯爷单刀直入。

    “哪个公主?”皇帝开始装傻充愣起来。

    “紫璇。”段侯爷嘴上毫不留情。

    “唉,这是我也知道,西门天是萧盟主的义子……”赵恒表示十分无奈。

    欧阳府。

    “聂正印!”欧阳勋忽的双目圆睁,右手闪出棕色光芒,随即平推而去。

    棕色光芒急剧放大,立即成为一大手印盖向囚笼。纯精钢打造的囚笼里一只一阶顶峰的赤焰豹嘶吼着,露出凶残的眼神,数百次的经历使它知道,眼前的人类只能勉强击开精钢囚笼,那点掌风完全伤害不到它。

    “孽畜,身在牢笼还敢猖狂?”欧阳勋怒了,手中又加了些灵力。

    只见这聂正印所凝聚的大手反而变得虚幻起来,轻飘飘的印在了牢笼上。

    “成了。”欧阳勋面露狂喜。

    “吼!”赤焰豹疑惑的吼了一声,这次的精钢牢笼只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三。”欧阳勋闭上眼睛,堪比练气九层的赤焰豹忽然觉得气血翻涌。

    “二。”欧阳勋转过身去,赤焰豹疯狂嘶吼起来去。

    “一。”欧阳勋走出了演武堂。

    “噗。”堂堂一阶巅峰的妖兽,丛林霸主的存在,瞬间爆炸成碎块。

    “哈哈哈!”作为欧阳家的家主,此刻却毫无风度的狂笑了起来。

    “王管家。”欧阳勋唤了一声。

    “在。”管家自演武堂庭院外走了进来。

    “今天可有客人?”欧阳勋广结贤士后进,自然少不了这一询问之举。

    “醇侯爷,钱御史,李知州等人来府上喝了杯茶。”王管家应到。

    “哦。”欧阳勋淡淡应了一声。

    “哦,对了,还有萧盟主的儿子,是张管家接待的。”王管家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

    “萧盟主?萧腾?他有儿子吗?”欧阳勋疑惑。

    “义子西门天。”

    “带我去看看。”

    “可是,家主,现在刚刚丑时三刻,您看?”王管家面露难色。

    “哦,差点忘了。”欧阳勋一拍脑门,好不容易整出点思绪来。

    “休息休息。”欧阳勋困意传来。

    皇宫。

    “好吧,我看看这西门天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再作打算。”赵恒沉吟一番,缓缓说道。

    “哈哈,定不负你所望。”段侯爷笑道。可是这二人却丝毫不知,欧阳府那湖心亭上,却已经是满园春色。

    欧阳府。

    “张管家,这能成吗?”章赐犹豫了。

    “哼,如何?不成你我二人能逃得过许公子的问责?”张管家冷笑。

    “好,一不做二不休!”章赐狠了狠心,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欧阳府三小姐被萧盟主义子西门天糟践了!”

    自丑时末,欧阳府中一道消息不胫而走。

    短短一个时辰,在欧阳府某人的别有用心之下,无数的八卦组织都接到了这种消息,一时竟已满城风雨,无数传闻层出不穷。

    “家主,家主!”张管家连滚带爬的撞在了欧阳勋的房门上。

    “什么事?”欧阳勋这几天心神耗费有些大,没精打采的回道。

    “西门天夜里把三小姐骗到湖心亭,然后……现在已经反抗打伤数十家丁了!”

    “放肆!”欧阳勋一跃而起,拖起法器焱土刀就往湖心亭赶去。

    湖心亭。

    “我的头,好晕。”西门天一手块在柱子上,另一只手执着青缸剑,光着上身,身上隐现一道划痕。

    数百有修为的欧阳府家丁个个持着短刀,却没有一个敢接近他。

    “让开!”欧阳勋连踏数步,自园林门口直跃到湖边,定睛一看,肺都要气炸了。

    欧阳蕙欣草草的被一件锦袍盖住,还未苏醒的她却隐隐面露痛苦之色。

    “西门兄,我看错你了,你怎能做出如此之事!闹得满城皆知,你还是早早束手就擒吧!”章赐作痛心疾首状。

    “不是,你听我解释……”西门天急忙辩解。

    “死!”欧阳勋听了这话更是怒极,他堂堂欧阳家主,自执掌吏事数十年来家风清正,毫无可挑剔之处,自己也宽以待人,怎能受到如此侮辱?

    刀光含厚土之气,直劈而来。

    “七星灯,避。”西门天不自觉的将那天在养德斋炼化的神识运用出来,竟成功唤起了七星灯。

    “南斗,注生。”西门天忽然消失。

    刀气落了个空。

    “北斗,注死。”西门天闪到欧阳勋身后,缩回了七分力道,青缸剑勉强刺出。

    欧阳家主,应该能挡下。西门天暗自寻思,他的大脑依然有些混乱。

    “住手!”一声怒喝直接将西门天震跌在地,来人竟是段侯爷。

    “圣上驾到!”一太监吆喝道。

    “给我拿下!”威严之音传遍了整个欧阳府。

    西门天措手不及,被两个大内侍卫死死按在地上。

    本书首发来自,!

第六十章 身败名裂https://www.ftkydq.com/75_7562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