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超能导游 最强屠龙系统(龙血战皇) 最强屠龙系统 绝品邪少 快穿之总有男神想黑化 仙魔同修叶小川云乞幽 重生之最强剑神 最强神医混都市 都市医圣李天辰周小晴 命之途 

第七百二十一章 域界战争

小说:种地的武神 作者:与天论道 时间: 分类: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这么说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左天和微微愣怔了一下,他忍不住轻笑出声。这就叫乌鸦落在猪身上,看得见别人黑,忘记了自己更黑。他自己当初,不也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入赘轩辕家么?
  慕容晨的脸上的笑意不禁更苦,他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同样的入赘,你都能成为人皇?”
  “哈哈!你要是想要做妖皇,那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左天和哈哈一笑,他这话说的轻描淡写,却是并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就凭他跟妖族的渊源,想来提这么一点要求,并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毕竟,在这种族群印记比较明显的大势力中,真正的权利还是在族中长辈的手里,所谓的妖皇其实也只是一个傀儡。
  慕容晨哈哈一笑,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伸手搀住了左天和的手臂。
  “伤得很重?”
  “嗯!”
  “需要在我这里,住多久?”
  左天和顿时苦笑了一声,这个问题他还真是无法回答。这一次的伤势,乃是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这并不只是过度使用神通,过度透支生命力,同时还包含他强行出手抹去一尊主宰之后,所带来的疯狂反噬。
  “也好!我这里,倒也还算是清净。”
  慕容晨无所谓的说了一声,从左天和愿意住在他这里,他就已经看出了左天和伤势的惨重。甚至,只怕若不是自己搀扶着他,如今的左天和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叫他住在听雨轩吧,那里的灵气更浓郁一些,或许对他恢复伤势,有着帮助。”
  那妖族女子淡淡的说了一声,她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诚,但也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就好像她整个人,都是若同一潭清水般淡淡的,并没有多少激烈的情绪。
  “他不缺灵气的!”
  慕容晨温和的笑了笑,他却是依然选择了将左天和带到了,这座庭院东南角的一处阁楼之中。
  “这里风水不错啊!”
  “嗯!我把所有的聚灵阵法,都安置在了这一边,只有修炼之时才会过来。”
  慕容晨随意的说了一声,此时的他竟是如同彻底的被磨平了锋锐,所做所言都是平淡无波。
  “嗯,那我休息了!”
  左天和静静的坐在床边,他竟是没有多问什么,而是直接就下了逐客令。慕容晨依言而退,左天和随即眼前一黑,就此昏死了过去了。
  足足一个多月之后,左天和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股破败萧索的气氛,顿时出现在了他的周围。曾经华美精致,灵气四溢的阁楼,早已变得陈旧而腐朽。
  “我这是,睡了多久?”
  看到这样的场景,左天和不禁是愣怔了一下,他话一出口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是苍老沙哑之极。
  “没多久,只是你将四周的灵气,生气,都给吞噬了一个干净而已。”
  黑土泥人的意念,一如既然的传递了过来,左天和的心头顿时莫名的一松。
  多年来的同生共死,并不是说让他对黑土泥人有了盲目的信任。只不过,两人联手做事,他却是会自然的毫无畏惧!
  “他们已经倾家荡产,将所有的灵石,或者是蕴含着灵气的物品,堆积在了这小楼四周!当然了,若不是我在暗中,从咱们自己的空间中抽取生气和灵气,他们所做的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左天和点点头,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缓缓的活动者着体,站起身来又取出了一面镜子。
  镜子之中,是一张极为苍老和憔悴的容颜,看那老态龙钟的样子,分明就是已经处于了风烛残年之中。
  “嘿!想不到,我左天和修炼了一场,最终居然也有这样的一天!”
  左天和洒然而笑,他这一觉睡过来,却是已经性命无忧了。这容颜上的问题,他还真的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嘎吱!”
  他轻轻伸手一推房门,那腐朽老旧的木质大门,顿时掉落地面。
  “出来了?我就说,你肯定不会有事的。”
  另外之外,慕容晨跟他的妻子并肩而站,显然是正在等候着左天和出来。他们也都是高阶修炼者,又同住在一个庭院之中,这么一点感知能力却还是有的。
  “我只是睡了一觉,又能有什么事情?”
  左天和微微迟疑了一下,他却是忍住了,马上就取出天材地宝来,分给两人的想法。
  “之前我太虚弱了,现在稍微好了一点,若是你不反对,我可以随时送你回家去看看。”
  “回家?”
  “是啊!慕容家的人,都在一方无上乐土,平静的生活着。”
  慕容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手掌之中已经悄然滑入了一只小手。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慕容晨这才缓缓的平复了激动的心情。
  “我还以为,他们已经不在了!”
  “那怎么可能?我做事,还不至于如此。”
  左天和愣怔了一下,他却是忽然涌起了一阵的感动。原来,慕容晨竟是在以为,自己连累得整个慕容家灭族之后,他还肯将自己当成兄弟!
  或许,这是因为在他的眼中,自己已经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过两天吧,这几天我还有点事情。”
  “好!”
  既然慕容晨说他有事,左天和自然也不会多问什么。他抬手一点,一道光华闪过,满脸疑惑神情的雷梦蕾,已经站在了场中。
  “啊!小蕾!”
  那似乎始终淡定出尘的妖族女之猛然惊呼了一声,想也不想的就将雷梦蕾抱在了怀中,失声痛哭了起来。
  左天和愣怔了一下,他这才猛然想起,不知不觉间雷梦蕾孤零零的生活在黑土空间之中,已经超过了一千年!
  “走吧,我们过去喝两杯,庆祝一下家族尚能保全!”
  慕容晨兴致勃勃的发言邀请,左天和自然不会拒绝。大家都是修炼者,尽管左天和的此时的容颜,就算是做慕容晨的祖爷爷都是绰绰有余,却也并不会对他们的酒兴和谈兴,造成任何的影响。
  这一场注定了,是一醉泯恩仇的酒,却是因为左天和的不胜酒力而提前的结束了。他此时的体质,竟是真的如同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没有丝毫多余的体能,来承受更多的酒水。
  慕容晨的眉宇之间,顿时多出了几分的忧愁,他不知道左天和这一次的伤势,究竟会沉重到什么程度。
  不过,他们两者之间,早已生出了巨大的生命层次上的差距,左天和的事情他并没有能力去多问什么。
  迷迷糊糊的,左天和感觉慕容晨将自己放在了一张大床之上,他顿时舒畅无比的睡了过去。
  尽管当年的事情,他始终认为并没有在自己的心上,留下任何的羁绊。不过,事过情迁之后,此人能够跟慕容晨把酒言欢,他的心境不自禁之间,又悄然变得完美圆润了一些。
  这一醉,在左天和的生命历程之中,可谓是极为的罕见。但因为他现在的身体和心情,都是处于了特殊的情况之下,他竟是真的醉死了过去。
  隐隐的,一丝不安之感悄然袭上了左天和的心头,他骤然睁开了眼睛。他心中微微生出了一丝慌乱,左天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对于他来说,身上出现这样的警兆,还真是比较罕见的。而偏偏的,现在的他其实并没有什么逆改天命的能力了。
  缓步走出房间,迎面而来的情景,顿时让左天和愣住了。
  只见浑身上下狼狈无比,整个人也都是血污处处,鼻青脸肿的慕容晨,正好脚步无声的从外面走了回来。
  “你醒了?”
  “嗯,本来睡的好好的,忽然心中有些警兆,我出来看看。”
  “啊!再去睡,没有什么事情!我只是跟人,简单的切磋了一番。”
  左天和淡淡头,他侧身让开了去路,示意慕容晨进去。左天和是什么脾气,就算是慕容晨当年不知道,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是听人说的多了。
  此时,看到对方竟是如此的平静,他不禁疑惑的看了左天和一眼,这才无奈的迈步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下一刻,随着左天和心念一动,雷梦蕾已经悄然出现,站在了左天和的面前。
  “看到了?去帮我问问。”
  左天和淡淡的说了一声,却没有想到,一道极为不悦的声音,主动的传了过来。
  “不用问了!我自己告诉你!”
  “嗯!”
  左天和轻轻的应了一声,他缓缓的转过身来,正好看到慕容晨的妻子快步走了过来。
  “很简单,如今妖族新建,人族数量极为稀少,或者说真正拥有一定地位的人族,只有慕容晨一人!”
  “所以呢?”
  此言并不出乎左天和的意料之外,他的神情也是平淡无波。
  “所以就会有很多的妖族中人,用切磋剑道的名字,找机会暴打慕容晨一顿!甚至,若不是老祖宗曾有命令,又公开处决了两个心狠手辣之人,还不知道他们会闹成什么样子呢!”
  左天和缓缓点头,他的眼中却是有些疑惑的看了雷梦蕾一眼。当初在圣山的时候,雷梦蕾的地位可是极为高的,想来慕容晨的妻子,也不会相差多少才对。
  “你不必奇怪什么,当时我们在圣山的时候,自然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但自从来到了妖域,这里的域外星空中的妖族早已成为了主流。”
  “嗯?老祖不行了?”
  “那倒不是,老祖还是老祖,可我们这些人因为境界太低,修为太差,却是早已沦为了底层。”
  左天和恍然点头,他倒是糊涂了,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妖族老祖就算是来到了域外星空之中,竟然依然还能够轻易的压制,这些生活在域外星空中的妖族强者,他的身份还真是高的惊人。
  “你知道,我是谁?为何,还要跟我说这些?”
  左天和又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声,要知道他这可绝不是在自傲,而是他的赫赫凶名,实在是早已太过响亮。
  慕容晨的妻子身为一个妖族,她跟左天和说这些,简直就是在引祸上身!
  这其中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只怕左天和一怒之下,就会有无数的妖族强者,为此而无辜陨落!
  “我虽然出身妖族,但我绝不愿意,让他们如此欺负我的丈夫!”
  “我没事的!自从这种切磋开始以来,我的境界每一天都在飞速的提升!虽然远远的比不上你,可在妖域之中,也算是非常的不错了!”
  “嗯!”
  左天和苍老的脸上,挤出了一幅虚假的笑容。他点头应是,却是对于此事懒得再去提起。
  修为到了他这一步,做事早已是随心任性。一举一动,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别人。
  就算是慕容晨有什么想法,那又跟他何干?
  “我回去休息了,若是你们两个,想要去慕容家看看,跟我家娘子说一声就好。”
  左天和淡淡的说了一声,他就想要向着远处走去,一阵急促的敲门上,却是骤然响起。
  “慕容晨!快出来!今天我要挑战你!”
  一道粗声恶气的咆哮传来,但实际上发生这人,却是似乎颇为年轻,声音都显得极为的青涩幼稚。
  “你说什么?”
  慕容晨的妻子,猛然阴沉下了脸色,她冷冷的轻叱了一声,显然是已经动了真怒。
  “嘿!快叫他出来!老祖宗说了,域界战争即将开启,我们妖族更是要强大己身,不能畏敌避战!”
  那青涩的声音中,满是得意和张狂,左天和顿时诧异的看到,慕容晨的妻子脸上,竟是露出了一抹极为羞恼的神情。
  “呃,我出去看看。”
  左天和无奈的伸手摸了摸鼻子,慕容晨的妻子顿时一惊,别看这位人皇名震四方,可他此时的状态,却也未免太过不佳了。
  “没事的!让他过去看看就好!”
  雷梦蕾不屑的轻笑了一声,她伸手拉住了自己昔年好姐妹的胳膊,向着房间里面就走。
  

第七百二十一章 域界战争https://www.ftkydq.com/75_75671/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