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超能导游 最强屠龙系统(龙血战皇) 最强屠龙系统 绝品邪少 快穿之总有男神想黑化 仙魔同修叶小川云乞幽 重生之最强剑神 最强神医混都市 都市医圣李天辰周小晴 命之途 

第七百二十五章 身份不同了

小说:种地的武神 作者:与天论道 时间: 分类: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数天之后,一位身穿道袍整个人看上去仙风道骨的人族老者,代表着妖族赶到了冥域之中。
  其实,跟许多人的想法一样,左天和也曾经以为,自己应该不会再来到此地的。谁知道,世事就是如此无常,这才没有过去多少的时光,他竟是就成为了这座域界的座上贵宾。
  “大人!冥域已至,他们请我们进去。”
  左天和微微失神间,以为妖族的武神强者,已经恭敬的站在他的身边,轻轻的提醒了一声。
  “嗯!这里的疆域屏障,果然是出了问题!”
  左天和伸手下方一指,他的神情间微微有些担忧。曾经荒无人烟的冥域外围,此时早已修建起了极为奢华的迎客建筑。
  但事实上,这些东西的存在,最大的意义却是用阵法遮掩,如今冥域已经即将彻底外泄的空间波动。想来,再过不了太久的时间,曾经尽数完美的隐匿在冥域之中的人族冥城,就会彻底的失去掩护,直接的呈现在域外星空之中。
  这对于本身的实力,还不算是足以傲世八方的人族来说,实在是有些狼狈。这是因为,同样是出身于古武世界,可在不朽联盟的排斥之下,人族在星旅联盟之中,始终没有什么地位。
  而偏偏的,据人族已知的星空情况,那星旅联盟根本就是域外星空的第一大势力,完全就没有与之可堪匹敌的同级势力存在。
  故而,这看似占据了荒凉冥域的人族,勉强也算是一方强族,实则已经到了悬崖边缘,谁也不知道即将迎接着他们的命运,究竟会是什么。
  下一刻,左天和在众多妖族强者的簇拥之下,迈步走出了他这一艘临时打造的飞行法宝。却见迎面而来的几位人族强者,居然都是他曾经的数人!
  那几人看着左天和苍老憔悴的容颜,不禁都是有些愣怔。他们自然知道,左天和的容颜是什么样子的。但对方此时这么一副样子,却是让他们有些疑神疑鬼。
  “几位,好久不见了!”
  左天和淡淡一笑,这世上的事情其实就是如此,正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随着那落霞主宰的陨落,他心中对于这冥域的芥蒂,竟是悄然消减了不少。
  “是你!”
  此言一出,那几位冥域中德高望重的长老们,顿时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们纷纷的变了颜色。只怕,在这一刻之前,他们就算是想破了头,也是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所要恭敬迎接的人,竟然会是左天和!
  “哈哈!看你们的表情,似乎不太开心啊?是不是,如今的冥域不太方便,接待我们呢?”
  左天和好好一笑,他身后的一大群妖族强者们,却都是露出了愤恨之色。左天和代表着整个妖域而来,若是他受到怠慢,却是将整个妖族的尊严,都给践踏了。
  “啊!不敢!不敢!”
  其中一位冥域长老猛然浑身一个惊颤,他下意识的就选择了屈服。冥域跟左天和的关系究竟如何,这种事情自然有其他人去处理。而他所要做的,却是要将这一次妖族的使者们,都给招待好。
  “嗯,你们这是打算,邀请左某进入冥域了?”
  左天和的神态倒还算是自然,这几位长老自己,却是猛然被臊的满脸通红。
  曾经,他们还以为左天和身为人族,一旦脱离了冥域的庇护,根本就无法在域外星空存活。故而,长久以来左天和都是冥域的通缉要犯,号称是永久的不被冥域所欢迎与接纳的人。
  但现在,他们极为身为在这冥域之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竟是要昧着良心亲自站出来,满脸恭敬的要求着左天和进去。
  “该死的妖族,他们是疯了么!”
  几人的心中,都是疯狂的怒骂着,只不过他们也都明白,如今的左天和实在不是他们,所能得罪的!
  这与他个人的能力无关,关键还是在如今的局势下,刚刚兴起的妖族,绝对是冥域天然的同盟!
  双方彼此知根知底,又都不被不朽联盟接受,妖族的这一股势力,也是人族想要生存下去,所必须拉拢的势力之一。
  故而,就算是看到左天和出现,几人都是如同被人狠狠的扇了嘴巴一般的恶心,可他们无奈之下还是要满脸堆欢的诚恳邀请他进去。
  左天和并无心,对这几个人在他眼中,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太过苛刻。他也没有真的为难他们,就此随着他们一起,再一次迈入了冥域之中。
  或许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或许是冥域的高层已经无心,再去将精力放在管理冥域之上。曾经看起来萧条荒凉多么冥域,此时竟是显得人声鼎沸生机勃勃。
  “这不挺好吗,看起来很有生气啊。当初那什么冥域,居然蠢到因为一个名字,就弄得死气沉沉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左天和自然也明白,那其实也是一种震慑外敌的手段。不过,他还会随口的指点着,将这沧溟主宰的苦心经营,给贬损的一钱不名。
  极为冥域长老都是有些尴尬,其中一人久在上位,实在是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被人奚落的局面了。他有些忍耐不住的说道:“生机勃勃自然是好,就是不知道阁下你,又为何弄成了这个样子呢?”
  此言一出,他的几个同伴都是脸色大变,左天和却是满脸诧异的看了一眼。随即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有些事情已经被沧溟主宰给封锁了消息。
  “说出来,或许你们不信!前一段时间,我刚刚降临域外星空的时候,你们冥域的三位这主宰跟着别人不学好,前来围杀于我。”
  “啊!”
  那几人都是下意识大家惊呼了一声,他们的脸上也都是露出了惊诧之意。显然,这件事情并不清楚,但同时又是颇为的好奇和关心。
  “那,那你的伤势……”
  “这可不是什么伤势吧?我当时施展了一项消耗寿元的秘术,将那不知所谓的落霞主宰彻底灭杀,这才变成了这么一副鬼样子。”
  “不可能!你胡说!这绝对不可能!”
  左天和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声,那几人却是猛然激动了起来,他们实在无法接受,左天和所说的事情。
  要知道,冥域三大主宰坐镇冥域,已经不知道历经了多少的岁月。在冥域中人的眼中,他们三位早已不是凡人,而是真正的神祇!
  而现在,左天和竟是如此轻描淡写的告诉他们,自己所信奉的神灵,已经陨落了,还是他亲手灭杀的!
  “你们无须急着证明什么,想来这个消息沧溟主宰很快就会掩饰不住了。”
  左天和哈哈一笑,他却是懒得再对此事,却多说哪怕一个字。那几人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心中顿时都是一阵大家惊慌失措,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于他。
  身为客人,左天和大步而行,神情间颇为的随性。而那几个主人,却是一个个失魂落魄,完全集中不起精神。
  “诸位,你们若是累了,那就回去休息吧。先给我们,安排一处落脚之处就好。”
  左天和不禁是微微摇头,一件对他而言无足轻重的事情,可对于许多人来说却是无法承受的厄运。
  几人进入了冥域中心的那一座巨大冥城之后,左天和的眉头不急你微微一皱。他能够感知到一股巨大的恶意,正在不远处默默的注视着自己。
  这一股意念,极为的清晰而强烈,但却是又如同隔着一层云雾,令人无法真正的把握。
  “是时间隔断!这恶念的主人,还没有真正的降临!一旦等他降临这里,我和他的空间距离,必然极为的短暂!”
  一道道的感悟,猛然袭上了左天和的心头,他的目光不禁微微一眯,想不到当年的那个陆寒,竟是也成了气候!
  只是不知道,他能够给自己造成这样的威胁感,是源自于他自己的力量,还是借助了什么外力。不过,这对于左天和来说,其实都没有什么分别!
  “几位长老,妖族使者的身份,我父亲已经知道。”
  远远的,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悄然传来,几位满心都是失魂落魄,完全没有心思料理正式的几位冥域老者不禁是同时松了一口气。
  “是!大小姐!”
  此时此刻,缩着落霞主宰的陨落,整座冥域之中也就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位大小姐,那就是当年曾经被左天和囚禁了许久的从那个沧溟主宰的女儿凝烟!
  “想不到,你竟是老丑成这个样子了!”
  下一刻,一道如同青烟般的身形,悄然从天而降,轻飘飘的落在了左天和的面前。显然,因为左天和的突然到来,冥域的寻常人物已经无法应对,只能派出了沧溟主宰最最信任的人。
  凝烟静静的看着左天和,她的神色保持着淡然无波,可言语间还是忍不住带上了怨气。
  只不过,这一股怨气,只怕就连自己都说不清楚,那是因为左天和当年对她做的那些事情,还是因为左天和什么都没有对她做,彻底的无视了他。
  “哈哈!若是我再出手,将沧溟主宰灭杀,想来你所看到的我,必然会远比想在还要丑恶呢。”
  左天和哈哈一笑,他也只是随意的说了一声,就此露出了一股懒得再去开口争辩的气息。
  凝烟的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跳,果然就跟她所想象的那样,对方根本就是完全的没有将她看在心上。
  这对于她的出身来历,和过往的经历来说,实在是一件无法理解,甚至是无法承受的事情。
  但,这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的神奇。从最开始的,完全没有将左天和看在眼里,再到对方突然之间就需要自己仰视,甚至就连自己的父亲都暗暗的自愧不如于他。
  这一切的变化,实在是发生的太过,快到就算是到了今天,凝烟也是如同感觉身坠梦中,完全的不能理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请!”
  不过,她毕竟是一代天之骄子,乃是沧溟主宰的独女,也是整个冥域之中最最杰出的年轻人。虽然心中满是愤恨难平,可凝烟还是保持着冷静和清醒。
  她伸手一招,随即在前面引路,一大群的妖族强者跟随在左天和的身后,他们所要去的地方,都在同样的一个方向。
  不过,真当大家真正大家进入了一片的庭院之后,自然会有冥域的走出来,引领着每一个人都进入了不同的房间。
  最终,凝烟独自领着左天和,进入了一间看似静雅而又平凡无比的小小庭院之中。
  “说吧!你到底要做什么?你又怎么会,成为了妖族的为首之人?”
  甚至,都没有招呼左天和坐下,凝烟就猛然气势汹汹的发问了。但实际上,她并没有什么其它的意思,这只是一种谈话的技巧而已。
  “你父亲真的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谈得了这些事情?”
  左天和随口说了一声,他就找了一个场中最束缚的位置做了下来。
  凝烟的脸上,猛然闪过了一阵的羞恼。左天和的话,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承认,凭她的身份地位,和自身修为,实在是没有资格跟左天和平等的对话,跟不要说是这样带着明显质问的口气了。
  而她心中更是清楚,沧溟主宰之所以排她过来,也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孩子,而且还跟左天和有着一些渊源。
  但,谁能想到对方竟是如此的可恶,完全的就不去顾念着她女孩子的身份,直接就将真正残酷的现实,摆在了双方的面前。
  “好!那你说,你这一次来我们冥域,到底思想要怎么样?我这就回去,将之禀告给我的父亲!”
  凝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可她依然还是快速的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给出了最佳的答案。
  左天和顿时轻笑了一起,若是对方有这样的心态和态度,那双方的交流肯定是要顺畅许多的!
  “我明白,他不方便来见我!我也知道,他还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是敌是友!”...

第七百二十五章 身份不同了https://www.ftkydq.com/75_75671/725.html